重庆,从你的城市路过

时间:2019-09-21 08:00:02 来源:工艺美术家网 当前位置:轻弹一曲旅游 > 美食 > 手机阅读

我来到了你的城市,在2018年最后的第二周。我们从来不曾见面,也不是那么的熟悉,却心里总会惦念。

情感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总是任由它为所欲为。

我说我来了,你说你有点害羞,有点紧张,生怕直面时,会因为自己做的不好而对我们的情感有损。怎么会呢?见面对我们来说是多么难能可贵,怎么能放弃,我会小心呵护,请放心。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重庆,第一次来的我只知道酸辣粉和长江大桥。我常常会想起那个待我如父的日本老头,就因为我说我没有去过重庆,老头便带我去了。我已经不记得在重庆的公司里培训了什么,只记得晚上吃完日料后冲去了解放碑,在一个人最多的地方吃了碗酸辣粉,店名叫做“好又多”,赶到长江大桥上走了没多远天就下了雨,我不得不奔回打车回酒店。

你在我对面听我絮絮叨叨,清新的微笑如甜美的花朵。

我没有和你说老头回上海我却一个人借机又去了贵州,看了黄果树瀑布,在花溪吃了狗肉,在凯里吃了酸汤鱼,路上却丢了第一台数码相机。我在贵阳发现相机被偷时呆若木鸡,傻傻地站在街上,脑子一片空白,想的不是相机的丢失,而是照片没了!照片没了!

我知道李子坝,是在罗威的钢琴随笔《5月5日,李子坝轻轨二号线》。我问你离李子坝近不近,你说不近。

大概没有哪座城市能如重庆一般有那么多在半空中行驶的轻轨,李子坝站就是那座穿楼而过的轻轨站。司机小哥说先有的楼,然后动迁了第5层,架上了铁轨,是个了不得的工程,整个重庆也只就这一站如此奇特。

我站在站台上,打开了罗威的音乐,列车进站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从耳机外的现场中传来,交错中我已经分辨不出残留的声音来自何方。我只知道我在重庆了,你离得不太近。

出发前一周我把这首钢琴曲发送给了你,你也回了我一首罗威的《往日》,你说自从看了我的那篇关于小提琴的文章,你便爱上了小提琴,爱上了那种夜里一人静静听音乐的感觉。你看,我们的情感不需要多描述,冥冥之中有牵线,可以是文字,可以是音乐。

出站一直走了5楼到马路边的观景台,不少人仰望着头,等待着列车的来临,我也是等待中的一员。带着耳机,单曲循环着钢琴与轨道的融合声,看着列车从轨道的远方驶来,穿过,驶出。再次回到站台时,静无一人。没有喧嚣,只剩下身后的列车声。这一次,列车,呼吸的空气,一点一滴,只有我的存在。

听说重庆有两座梯值得去体验:皇冠大扶梯,连接了两路口和重庆火车菜园坝站,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凯旋路电梯是将室内电梯用于城市公共交通。这算是重庆交通的特色吧。我花费了4元,在两路口往返了皇冠大扶梯,在我看来还不如七星岗地铁站2号口的自动扶梯,只不过它被分成了五段式,加起来的长度应该会超过大扶梯吧。

七星岗2号口出来是去一个重庆土着人推荐的“渝老汇后街公社”,只为那一句“喝茶不是解渴是生活”,这句带着文艺之毒的言语让我毫无招架之力。

沿着枇杷后街一直到底,看到了重庆五十四中学,竟然是在建中的“后街影视产业园”。由原重庆印制一厂、二厂改造而成的重庆后街影视文化产业园和重庆贰厂文创公园,前者悄无声息,后者已经是文艺青年的打卡地。

最初后街也曾出现在我的行程单上,知道在建后便放弃了,没想到误打误撞,后街公社竟然在这里,也是,名字是如此相似。

这里一个游客也没有,拍照还算是个不错的场所。那里应该是一个拍电影的地方,楼里搭着摄影棚。遇到一条叫旺财的松狮狗,体积庞大性格却是温顺,憨憨的样子讨人喜欢,它很享受我的抚摸。

大楼的后面是郭园,据说是川军名将郭勋琪的公馆,待我站在它的面前发现房子早就破败了。跟着导航总是找不到的渝老汇后街公社就在郭园旁边。

那是一个一眼让人怀旧,进去就想坐下的地方。适合朋友聚会聊天,尤其是岁数大的老朋友。被区分开若干个空间,每一处的摆设都充满怀旧。工作日的白天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店家好心地让我们在里面走动拍照。

从后街出来已经是午饭时间,在路边的面摊叫了碗酸菜肉丝面。老板下面很麻利,很快地面就被端上了桌。那碗面有着丰富的色,恰到好处的辣,厚厚一层的酸菜肉丝,以及躺着的金黄略焦的荷包蛋,这一切满足了我对于食物的渴望。这是我整个重庆行程中唯一吃过的一碗面,之后满街的小面馆以及那些必吃的面店我都没有去尝试。你也说重庆的那些小面都差不多,越路边摊的那种反而味道更地道。

我和你说我喜欢人少的地方,再美的风景人一旦多了就让我丧失了游玩的兴致。我喜欢慢旅行,不求去每一处闻名的景点,只品味每一处走到的地方。正如余光中说的:“人生这趟旅途漫长而孤独,我们要一步一个脚印,时常怀有一颗平常、坦荡、素净的心,排开一切是非纷扰,不急不迫前进。

听说山城第三步道的风景不错,人不多,却是代表了老重庆风味。

你表示赞同,细心的你帮我标注了每个景点的地铁出口,却抱歉地说没有帮到我什么忙,你已经给了我足够的信息了。

还没有一座城市能让我游玩得那么劳累,从马蹄街到山城巷上上下下的楼梯,其他地方即便没有在爬楼梯,地势依旧是坡度的。山城巷旧屋子大多人去楼空,外墙被画上了或艺术或市井的画,游客三三两两,那种气氛刚刚好。

在栈道上遥看江景,上空的那团雾总是挥之不去,空气中的湿润感让人的皮肤像做了面膜似的,怪不得重庆人的皮肤都是那么好。我面前的你,娇嫩的小脸吹弹可破。

见面时我向你抱怨第一天就让我玩得全身酸痛,你却调皮地抿嘴笑道:“这就是重庆呀。”是啊,可不是么,山城是名副其实的。

雾中的山城,天色一直阴暗,没有太阳的午后的天空如上海黄昏时那般阴暗,我总是怀疑地看手表,时间分明还早。

天气预报对于山城是失效的,来之前悲催地发现基本每天都下雨;来之后,意外地发现仅仅一天飘了一会儿雨;而先前觉得应该是晴天的那天,太阳依旧与雾抗争失败。

记得有一次你说想和我分享你那里的天空,你发来一张蓝天的照片,天空纯净得就像被刷洗过一般,我好似在这抹蓝色中看到了你的笑颜,你微扬的嘴角。

又是某一天你在朋友圈说落日是恩赐吧,那天你放上了几张落日余晖的照片,心里定然充满了喜悦,可以看到霞光映红天际刹那间的美丽,霞光也定然映入了你的眼睛,那一晚你眼里的光彩莹莹动人。

司机小哥说重庆是个特殊的地理构造,24小时的温度不会相差太多,风吹不进来,所以夏天如火炉。如果哪天有台风经过,大家定然不顾危险也要拍照留念。重庆真的是中国最安全的城市了。

山城巷的那座法国人建造的仁爱堂医院不被进入,据说已成危楼,我自是无缘一睹它曾经的华丽。

这个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雨,我便去了山城巷80号的茶家与乌鸦,那是一家有着三间房的小店。我最喜欢那间喝茶阅读的地方,摆满了各种杂物,装修很随意,灯光很昏暗,却是让人忍不住想进去坐下来,点杯喝的,老板推荐我的是姜茶。听着很老的粤语歌,喝着微甜的热姜茶,翻着老板拿来的老重庆画册,时间在这一刻是凝固的,黄色的光晕把整间屋子包裹在静止的时间里。手上黑白的画册一页页翻过,我恍若穿越到老重庆,在老街旧屋间徜徉。

书桌上我写下了明信片邮寄给自己,这是唯一一次回家几天就收到的明信片。

还记得那一次我寄明信片给你,你很久没有收到,大概连续半个月下课回寝室时,你都习惯性地去那个装信件的篮子里找写着你名字的信与明信片,可总是无果。你甚至以为有很大可能收不到了,内心为此遗憾了好久。

某一天当你的同学发信息给你说有你的明信片时,你说你差点流下了眼泪,那晚你给我写了长长的一篇文,我读到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读完被你那份真情所深深感动。

我们都以纯粹去对待对方,所以收获的也会是一份美好。

此刻,我给自己写着明信片,心里却想着你,想着我们即将见面……


·END·

→如果喜欢,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欢迎长按条形码关注诗意旅程





相关文章:

美食本月排行

美食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