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案例·商业评论和商业诋毁之间的法律界限

时间:2019-09-23 08:00:01 来源:河南国际在线 当前位置:轻弹一曲旅游 > 社会 > 手机阅读

【北京商标律师邵彦萍,为您提供专业商标法律咨询,电话:13601303564】


?——广东碧鸥赔偿广州碧欧两万并消除影响


典型意义


在市场活动中,正当的商业评论和不正当的商业诋毁之间的法律界限是客观、真实、公允和中立地进行评论,不得误导公众和损害他人商誉。如果经营者为了谋求自身竞争优势或者破坏竞争对手的竞争优势,捏造、散布虚假事实,使得公众对其他经营者及其产品产生误解、质疑、偏见,或者使得公众对其他经营者及其产品产生负面印象和负面评价,造成其他经营者的商业信誉和商品商誉受损的,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的范畴。如果经营者对于未定论的事实(例如,可能构成侵权也可能不侵权),没有客观公允地表述其“未定论”的状态,而是故意将未定论的状态作为已经定论的事实来进行宣传散布,误导公众产生误解,造成竞争对手商誉贬损,这种情形亦属于捏造、散布虚假事实。

裁判文书摘要


案号

一审(2015)粤知法商民初字第24号?

二审(2017)粤民终517号

案由

不正当竞争纠纷

二审合议庭

审判长张学军、审判员岳利浩、审判员肖少杨

法官助理

宋薇薇

书记员

谢宜桐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碧鸥投资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钟利民。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碧欧化妆品有限公司。

二审裁判日期

2018年12月27日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5)粤知法商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

二、撤销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5)粤知法商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第三、四项;

三、驳回广州市碧欧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裁判结果

一、投资公司、钟利民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化妆品公司2万元,并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天猫网的“碧鸥旗舰店”首页发布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一审法院审核);

二、淘宝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恢复化妆品公司在淘宝网销售的营养洗发乳S26、丝语山茶营养滋润洗发乳E16、无硅油深层控油洗发乳S07产品店铺的链接;

三、淘宝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五日起赔偿化妆品公司6万元;四、驳回化妆品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涉案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四条、第二十条,《信息网络传播权管理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

文书来源

合作单位提供

?


裁判文书

? ? ? ? ? ? ? ? ? ?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民终517号

当事



?

审理经过


上诉人广东碧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钟利民、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市碧欧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化妆品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5)粤知法商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查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4月23日,化妆品公司经公证保全了天猫网中“碧鸥旗舰店”的部分页面信息。化妆品公司认为投资公司、钟利民在页面信息中发布了“碧鸥注册名称为‘碧鸥’,而为‘碧欧’者一定是假冒产品”的信息,而“碧欧”是化妆品公司的企业字号,文字下方的假冒产品中也使用了化妆品公司的产品照片,构成“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投资公司、钟利民确认该页面信息系其发布,但表示从文字下方的产品对比图可见其针对的是假冒产品,而非“碧欧”企业字号,不构成该项不正当竞争行为。


2015年4月,淘宝公司因投资公司投诉化妆品公司的营养洗发乳S26(以下简称产品1)侵犯钟利民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将产品1进行下架处理,并通知化妆品公司可申诉。化妆品公司随后向淘宝公司发出律师函进行了沟通。2015年5月1日,淘宝公司经与投资公司、化妆品公司多次沟通后答复化妆品公司:1.因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为组合商标,而化妆品公司在商品信息页面使用了其中的biou商标;2.投资公司提供了ZL201130343334.6的关于包装瓶(bo)的外观专利证书、先前与他人关于争议图案的商标争议裁定书、知识产权处理决定书。因此,淘宝公司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就商标争议作出结论,将在接获生效文书后第一时间采取行动。化妆品公司认为该次投诉处理中并没有关于专利侵权的投诉。投资公司确认该次投诉包含了对专利侵权的投诉。此外,投资公司、钟利民表示本次投诉还包括了着作权侵权的投诉。淘宝公司表示本次投诉被告投资公司、钟利民未明确进行着作权侵权的投诉。


2015年8月,淘宝公司因投资公司投诉化妆品公司的丝语山茶营养滋润洗发乳E16(以下简称产品2)、无硅油深层控油洗发乳S07(以下简称产品3)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将产品2、产品3进行下架处理,并通知化妆品公司可申诉。投资公司、钟利民表示本次投诉仅是基于产品2、产品3侵犯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投资公司、钟利民认为产品2使用的“BIOSIYU”字母包含了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中的“BIOU”字母,且发音一致,因此相似;产品3使用的“BABIOU”字母包含了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中的“BIOU”字母,构成相似。淘宝公司表示产品2、产品3上使用的“BIOSIYU”字母与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的字母近似,且故意在注册商标的花朵图案下方添加了字母,属于不当使用注册商标的行为。


化妆品公司认为投资公司、钟利民以产品1、产品2、产品3侵犯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向淘宝公司投诉,而淘宝公司在双方的标识明显不相似的情况下,将产品1、产品2、产品3下架的行为构成“利用独占地位限定他人购买指定的经营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淘宝公司认为其依据淘宝服务协议有权下架相关产品。2015年4月24日发布的《淘宝规则》第六十七条约定:“不当使用他人权利,是指用户发生以下任一行为:……(二)卖家出售商品涉嫌不当使用他人商标权、着作权、专利权等权利的;……若发生上述任一行为,淘宝对会员所发布的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商品或信息进行删除,……”2012年5月30日发布的《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规则与实施细则》解读:1.“不当使用他人权利”是指除假冒以外的商标侵权,除盗版以外的着作权侵权,以及专利侵权;2.不当使用他人商标权,是指卖家出售的商品被认定为商标侵权,但不属于假冒的情形;不当使用他人专利,是指卖家出售的商品侵犯他人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或发明专利的;3.如果卖家的商品页面存在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情形,那么淘宝会依据投诉人提供的资质证明、侵权商品链接等,删除相应的商品信息。


另查,化妆品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投资公司的经营范围为批发业。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化妆品、洗面奶、洗发液、浴液等。


以上事实有化妆品公司提交的工商档案资料、公证书、淘宝网知识产权投诉通知、律师函、快递单及送达详情、商标查询打印件、产品照片、检验报告、外观设计检索报告、商标注册证,投资公司、钟利民提交的商标注册证、外观设计专利证书、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着作权登记证书,淘宝公司提交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公证书、回函、裁定书、外观专利、知识产权处理决定书,以及一审法院的开庭笔录等附卷为证。

?

一审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化妆品公司与投资公司均有生产、销售化妆品、洗发液等商品,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经营者。根据查明的事实及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化妆品公司所诉的各项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相应的法律责任。


化妆品公司认为投资公司、钟利民在天猫网的“碧鸥旗舰店”页面信息中发布了“碧鸥注册名称为‘碧鸥’,而为‘碧欧’者一定是假冒产品”的信息构成“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投资公司、钟利民确认该页面信息系其发布,但表示该信息针对的是假冒产品,而非“碧欧”企业字号,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碧鸥”与“碧欧”并非相同的标识,在投资公司、钟利民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化妆品、洗发液等第3类商品上享有“碧鸥”注册商标,且也未能举证证明“碧欧”标识被认定侵犯该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情况下,投资公司、钟利民称“碧欧”标识的产品为假冒“碧鸥”标识的产品,没有依据,属于捏造、散布虚伪事实的行为。在投资公司、钟利民使用了化妆品公司生产的产品作为“假冒产品”进行对比,且未能举证证明捏造、散布该虚伪事实不是针对化妆品公司生产的产品的情况下,一审法院采信投资公司、钟利民的该项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化妆品公司的商品声誉。投资公司、钟利民应当停止该项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承担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投资公司、钟利民实施该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方式和影响,在化妆品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因该行为所受损失的情况下,酌定投资公司、钟利民应赔偿化妆品公司2万元,并在天猫网的“碧鸥旗舰店”首页发布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一审法院审核)。淘宝公司并未实施该项不正当竞争行为,化妆品公司要求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化妆品公司认为投资公司、钟利民以产品1、产品2、产品3侵犯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向淘宝公司投诉,而淘宝公司将产品1、产品2、产品3下架的行为构成“利用独占地位限定他人购买指定的经营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投资公司、钟利民进行投诉是基于其认为产品1、产品2、产品3侵犯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而行使的正当权利。淘宝公司作为淘宝网的开办者和管理者,在收到投诉后断开被投诉产品的链接是基于《淘宝规则》第六十七条的约定,符合双方的约定,亦符合保护知识产权的要求。


关于化妆品公司发出反通知,要求恢复相关产品链接后,淘宝公司的相应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问题。2015年4月24日发布的《淘宝规则》第六十七条约定:“不当使用他人权利,是指用户发生以下任一行为:……(二)卖家出售商品涉嫌不当使用他人商标权、着作权、专利权等权利的;……若发生上述任一行为,淘宝对会员所发布的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商品或信息进行删除,……”2012年5月30日发布的《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规则与实施细则》解读:1.“不当使用他人权利”是指除假冒以外的商标侵权,除盗版以外的着作权侵权,以及专利侵权;2.不当使用他人商标权,是指卖家出售的商品被认定为商标侵权,但不属于假冒的情形;不当使用他人专利,是指卖家出售的商品侵犯他人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或发明专利的;3.如果卖家的商品页面存在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情形,那么淘宝会依据投诉人提供的资质证明、侵权商品链接等,删除相应的商品信息。结合《淘宝规则》和《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规则与实施细则》的解读,一审法院分析如下:1.产品1、产品2、产品3使用的商标标识与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并不相同,且未被有权机关认定为侵犯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因此,在化妆品公司发出反通知后,淘宝公司不应自行就相关产品是否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进行判断;2.投资公司、淘宝公司均表示针对产品1的投诉包含了对专利侵权的投诉,但从淘宝公司于2015年5月1日对化妆品公司的答复中可看出,虽然存在相关专利材料,淘宝公司答复的结论仍是针对商标争议,并表示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就商标争议作出结论。此外,在投诉时并没有证据证明产品1被有权机关认定为侵犯专利权的产品。因此,在化妆品公司发出反通知后,淘宝公司不应自行就相关产品是否侵犯专利权进行判断。因淘宝公司表示投诉时投资公司、钟利民未明确进行着作权侵权的投诉,一审法院确认淘宝公司断开相关产品的链接并非基于相关产品侵犯着作权。综上,在没有证据证明产品1、产品2、产品3被有权机关认定为侵犯知识产权的产品的情况下,经化妆品公司发出反通知,淘宝公司未能及时恢复链接,虽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的规定的要件,但却导致产品1、产品2、产品3实际在淘宝网上无法销售,造成化妆品公司丧失相应的交易机会,淘宝公司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规定。因此,淘宝公司应当恢复链接,并赔偿损失。一审法院综合考虑相关产品的价格、销量、交易机会减少造成的影响,酌定淘宝公司的赔偿额为6万元。赔礼道歉系侵犯人身权利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化妆品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因淘宝公司的行为造成其人格利益受损,一审法院对其要求淘宝公司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投资公司、钟利民对于淘宝公司未恢复相关产品链接并无过错,化妆品公司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称


投资公司、钟利民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化妆品公司的有关诉讼请求;2.判令化妆品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如下:一、一审法院未查明钟利民享有第12577563号和12821825号“碧鸥”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事实,而认为“投资公司、钟利民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化妆品、洗发液等第3类商品上享有‘碧鸥’注册商标”,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钟利民享有上述商标专用权,且其核定使用范围与化妆品公司的产品同为第3类商品,而“碧鸥”与“碧欧”字形近似且读音相同,“碧欧”标识极易导致消费者混淆,化妆品公司在其产品上使用“碧欧”标识明显侵犯前述注册商标专用权。投资公司、碧欧化妆品均在广州市白云区内经营,存在明显竞争关系,但是化妆品公司在其产品上使用“碧欧”标识,存在恶意,投资公司、钟利民为维护自身权益,在天猫网的“碧欧旗舰店”页面信息中发布“碧鸥注册名称为‘碧鸥’,而为‘碧欧’者一定是假冒产品”信息是维护自身正当利益,不属于捏造、散布虚伪事实的行为。二、钟利民享有第ZL20113034334.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化妆品公司的产品与该专利产品外观完全一致,侵犯了前述外观专利权,属于假冒产品,一审法院对此事实未予以认定,属于事实认定不清。投资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作出“碧鸥注册名称为‘碧鸥’,而为‘碧欧’者一定是假冒产品”的声明目的是让消费者分辨是非,不属于捏造、散布虚伪事实,不存在恶意不正当竞争。三、钟利民对美术作品图案“”享有着作权,涉案产品直接使用了钟利民前述美术作品的图案,明显构成侵权,已经被广州市白云区判决认定为构成侵害钟利民着作权。四、化妆品公司虽持有第12113899号注册商标证,但是该商标被投资公司、钟利民申请宣告无效,权利状态不稳定,本案在审理时暂时不应对该商标权予以认定。


淘宝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2.判令化妆品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如下:一、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方面存在以下错误:1.未查明化妆品公司除了使用其申请注册商标的图形以外,还使用了“biou”以及“碧欧”文字,从而认定化妆品公司未侵害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2.淘宝小二答复“无法判断”,并不是针对投诉方答复无法判断,而是在删除了产品链接,投诉人补充了在先权利和着作权内容和相关裁定书后,针对被投诉方要求恢复链接的律师函答复“无法判断申诉理由能够成立”,也就是说淘宝公司认为“商标不近似”无法判断,因此被投诉人的申诉无法成立。3.淘宝公司并没有超越投诉方的投诉理由自行进行判断,是投诉人补充在先专利、着作权的材料,因此淘宝公司没有超越投诉方的投诉理由自行增加专利或着作权的理由进行处理,退一万步说,即便相应投诉是错误的,造成的损失也应由投诉方承担,而不应由其居中调解、善意保护权利的淘宝公司承担。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认为淘宝公司虽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但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是错误的。该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根据该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行为人主体是经营者,主观要件为故意过错,客观要件为行为人实施了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首先,本案中淘宝公司作为一个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属于经营者,主体上不符合前述法律条文的推定。淘宝公司与化妆品公司不存在竞争关系,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完全错误的。其次,淘宝公司在本案中也不存在任何主观过错,淘宝公司在收到被投诉人的反通知后,又和投诉人、被投诉人进行了多次沟通,在投诉人补充了专利权和着作权内容相关材料后,因商标争议无法判断,遂告知双方从源头上解决争议,淘宝公司暂不处理,待接获生效文书后将立即采取行动,维护当事人的合法利益,该行为兼顾了各方利益,已尽到最大注意义务。再次,淘宝公司未恢复连接的行为,也并非实施了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而是依据相关法律、平台规则,保护知识产权要求等作出的合理处理。2.一审法院认为“在未被有权机关认定为侵权时,淘宝公司不应自行就相关产品是否侵权进行判断”,若按该判决书内容理解,只有侵权投诉得到有权机关的最终侵权判定方可认定为合适投诉的话,显然对权利人过于苛刻,会给投诉行为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并使相关的投诉争议解决机制形同虚设,既增加当事人的争议解决成本,也会降低争议的解决效率。同时,根据目前法律规定的“通知删除”规则,“有效通知”的要件中也并不包括有权机关的认定。如果平台对此类有权机关认定的投诉一概作不判断、不删除的处理,将会面临无数投诉人对平台的索赔。三、淘宝公司作为非专业的第三方平台,并不具有对知识产权纠纷的专业判断能力,对于知识产权的投诉和申诉仅具有形式审查的义务,如果平台在处理相关投诉的过程中没有明显的过错,就应获得责任的豁免。


被上诉人称


化妆品公司答辩称:一、投资公司、钟利民在其发布的“碧鸥注册名称为‘碧鸥’,而为‘碧欧’者一定是假冒产品”信息中已明确指出“碧鸥”“碧欧”系指注册名称,而非注册商标。其含义指示“企业名称注册为的一定是假冒产品”。因此已构成不正当竞争无异。二、“假冒产品”具有法定的含义,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国质检法[2011]83号)第八条:“假冒产品”特指冒用他人厂名厂址的产品、冒用质量标志的产品、以假充真的产品、以次充好的产品、以不合格冒充合格的产品,而未包括商标侵权产品和专利侵权产品。即使化妆品公司侵犯其商标权、专利权或着作权,投资公司、钟利民可通过司法途径维护其权益,不能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捏造事实、恶意诋毁化妆品公司。三、钟利民起诉化妆品公司侵害其注册商标权的案件已被二审法院以被诉标识不构成侵权为由驳回全部诉讼请求。由此可见,投资公司、钟利民、淘宝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违背客观事实真相,违反法律规定,侵害化妆品公司权益。四、淘宝公司并无法定的审查知识产权侵权的权利和职能,根据《淘宝规则》《不当使用他人权利的规则与实施细则》亦仅能在买家商品被认定侵权的情况下作出删除商品信息。淘宝公司在投资公司、钟利民提供的材料未能证明化妆品公司商品侵权的情况下删除相关商品信息,已经违反《淘宝规则》及双方约定。根据公平原则,如果淘宝公司有权利作出侵权审查,则淘宝亦有义务作出不侵权申诉的审查,否则,申诉成为空谈,淘宝公司将可以肆意妄为。五、淘宝公司并非其自诩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与世无争的中立者。淘宝公司每年收取投资公司开设的“碧鸥旗舰店”年费3万元及销售额4%的技术服务费。而销售化妆品公司产品的淘宝C店是无需支付以上费用的。因此,淘宝公司通过纵容投资公司、钟利民诋毁化妆品公司,违法违规删除化妆品公司的产品信息,可以协助“碧鸥旗舰店”更多产品并从中获取更高收益。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告诉称



化妆品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 1.判令投资公司、钟利民立即停止“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2. 投资公司、钟利民、淘宝公司立即停止“利用独占地位限定他人购买指定的经营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淘宝公司立即恢复淘宝网销售化妆品公司产品的店铺链接;3.投资公司、钟利民分别在广州日报头版、投资公司企业网站、淘宝网首页、淘宝网天猫碧鸥旗舰店首页向化妆品公司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4. 投资公司、钟利民、淘宝公司向化妆品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包括维权支出);5.诉讼费及相关费用由投资公司、钟利民、淘宝公司负担。


一审结果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四条、第二十条的规定,判决:一、投资公司、钟利民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化妆品公司2万元,并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天猫网的“碧鸥旗舰店”首页发布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一审法院审核);二、淘宝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恢复化妆品公司在淘宝网销售的营养洗发乳S26、丝语山茶营养滋润洗发乳E16、无硅油深层控油洗发乳S07产品店铺的链接;三、淘宝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五日起赔偿化妆品公司6万元;四、驳回化妆品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投资公司、钟利民负担600元,由淘宝公司负担1700元。


二审查明


二审中,投资公司、钟利民共同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2016)粤01111民初3218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钟利民对美术作品“BIOU图”()享有着作权,化妆品公司在其产品上使用的标识已被法院认定构成侵害钟利民的着作权。


证据2.第12113899号注册商标信息网页打印件;


证据3.《关于第12113899号图形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前述两份证据拟证明化妆品公司申请注册的第12113899号商标,内容为图形,因违法抢注,侵犯钟利民的在先着作权,已被异议而裁定无效,裁定无效的时间是2017年2月14日。


证据4.第12577563号注册商标信息网页打印件,拟证明钟利民对“碧鸥”商标享有注册商标权,权利的取得时间是2014年10月24日,化妆品公司的产品侵害了该商标专用权。


前述全部证据,共同证明钟利民与投资公司是在对方存在恶意侵权行为的情况下,为了向消费者澄清自己与化妆品公司产品的区别而发布被诉侵权信息,不属于侵权行为。


化妆品公司发表以下质证意见:对前述全部证据的真实性认可,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


淘宝公司发表以下质证意见:对前述全部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无异议。


淘宝公司提交以下新证据:


证据1.淘宝公司网站上公示的知识产权投诉流程,拟证明淘宝公司已在官网上明确公示知识产权投诉流程,以及应提供的投诉材料。


证据2.钟利民身份证明、授权书、商标权证书,拟证明钟利民为第6280156号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且其就淘宝网知识产权侵权投诉事宜授权投资公司代为处理。


证据3. 投资公司就淘宝店铺绿茵小魔女向淘宝网提交的投诉材料,拟证明2015年3月31日投资公司向淘宝网就名为“绿茵小魔女”的淘宝店铺发起投诉,投诉链接为: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4418804581,投诉理由为不正当使用他人注册商标权,并提供了相关投诉材料。


证据4.淘宝店铺绿茵小魔女针对广东碧鸥投诉提交的申诉材料,拟证明2015年4月4日淘宝店铺绿茵小魔女就前述投诉向淘宝公司提交了申诉材料。


上一篇将美学和商业融合发挥到极致

下一篇不要惊慌!澳洲商业移民通道只是暂时关闭

相关文章:

社会本月排行

社会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