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丨如花木,向阳而生

时间:2019-09-22 08:00:01 来源:河北经济网 当前位置:轻弹一曲旅游 > 体育 > 手机阅读

【本文谢绝未经授权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后台,欢迎点击上方关注本号哟】


林深之

?原载于《青春美文》专栏11期



初夏来临的时候,我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在苍白闷热的病房里,抬头四周都是白得发光的墙壁,于是我突发奇想订了一大捧玫瑰,送来时外送小哥哥笑容亲切,大抵是没有想到,有人会给自己买花吧。


玫瑰鲜艳、浓烈,配花是满天星,我三五下拆开包装,将两种花分开放在瓶子里,摆在窗台跟床头,格外明艳璀璨。世上形容花儿的辞藻和诗句太多,但唯独这买花的心情,却是别样的奇妙。这一点点生气,流转穿堂,随风四散,发挥着微妙的小小影响。


小时候,也是这样百无聊赖的时候,我就会在院子里的小花坛边,折腾妈妈养得那些花花草草。都是夏天里随处可见的植物和小花,有些甚至叫不出名字,但都潮气蓬勃地伸着小小脖子,展示着最明亮的颜色和姿态。


我摘下最鲜艳的几朵花,拿空瓶装满水,将小花儿泡在瓶子里,让我妈放在窗台上,有些花儿可以活几日,有些花儿只开一日,所以第二天起来,看见的样子自然也会不同。


后来,我家房子隔壁的空土地上,被拥有者种植了一大片向日葵,夏天开得正鲜嫩时,小孩们就会去偷偷摘来,一样养在瓶子里,一般比花儿能活更久。


院子还开辟过一小块菜地,种植了许多时令蔬菜,我闷着慌时就去小菜园里坐着,吃完西红柿吃黄瓜,而西红柿开花时,是尖尖的小黄花,黄瓜开花时也是小黄花,但更像五角星,有时忍不住捣蛋想摘,但想到可以长成一个西红柿,就会吧唧着嘴巴作罢。


因为院子里还有苹果树,所以每年到了初夏开花时,都能看到满枝的小白花,开前是粉色,开后是白色,但开得再多,也只有很少可以存活下来,大部分都会被风吹雨打下来,于是每次风后雨后,院子里遍地都是小白粉花,我妈一边扫一边嘟哝着明年一定要砍掉。


冬天的时候,就没有花坛和菜园可以让我折腾了,我妈是养花爱好者,于是温室植物就成了我研究观察的对象,但是真正开花的植物很少,有一盆君子兰一年只开一次,或许是营养不到,平时也不打理,每年就在过年期间才开花。


无聊的我开始注意到每盆花的盆土上长出来的酢浆草,它的生命力太强,开非常小的黄花,种子会自动弹射,力道强大如同小爆炸,有的会落到别的花盆里,接着开花、生籽,生生不息。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拿小花盆去接着,落在泥土里后,期待着它未来开出嫩嫩的小黄花,不分春夏秋冬,一直开下去。


多年后的现在,向日葵田修建成了房子,院子的苹果树砍了,菜园埋掉铺上了砖头水泥,花坛种植了风景树,温室植物种类变多,变化中顺应自然,但埋在心里的认知,却是不变的。从这些小小的植物成长中我早早体会到,生命的形式是如此多样——只开一日的花儿跟一年只开一次的花儿一样,都用尽了生命的力量;扛过风、抵过雨顽强地存活下来的苹果花,才会结出最甜美的果实;

大致同样的颜色或形状的花,可以长成西红柿,也可以长出黄瓜;酢浆草种子只有一次跳跃的机会,或生或死随遇而往。更不变的是,无论是花儿还是农作物,甚至是我们,一切都是向阳而生,


所以我愿意买这一束花,提醒自己,生命是流动的,或安逸或动荡或摇曳或喜乐,都是寻常世态中的变化,一花一世,一心一镜,活在当下就好。




●人生海海,我们终将抵达

曾经的心情,都是未来的旧信

时光会替他们记得

嗨,你觉得小燕子紫薇谁好?




相关文章:

体育本月排行

体育精选